【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李子园里“嘿巴适”

满载李子的无人驾驶“单轨列车”穿梭在田间,李子在加工车间经过自动化挑选完成装箱,被快速运往全国各地。仙桃李让重庆市渝北区古路镇乌牛村的村民当上了股东,享受分红,日子越过越红火。

“果园务农有工钱,卖李子有分红,还能收租金,今年我和老伴年收入能有五六万元,日子过得嘿巴适(非常满意)!”正在采摘李子的乌牛村村民段成芳告诉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原来农业也能这么洋气。”阙兴国说,现代农业的发展让村里增加了100多个就业岗位,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销售,今年乌牛村仙桃李仅电商平台订单就超过60%,预计销售额可达500万元。

乌牛村党总支书记阙兴国介绍,7年前,乌牛村还是成片的耕地撂荒,老幼留守,青壮劳动力很少。看着村里日益荒凉冷清,阙兴国心里很不是滋味。

通知明确,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单位方式参加三项社会保险的, 继续参照企业办法享受单位缴费减免和缓缴政策。此外,降低个人社会保险缴费基数。河南省在2020缴费年度(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内三项社会保险个人缴费基数下限继续按2019缴费年度的缴费基数下限标准执行,即按2018年全省全口径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0%、2745元执行,其中长垣市、邓州市、新蔡县仍按当地2018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60%执行;个人缴费基数上限标准按2019年全省全口径城镇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300%执行。

为打消大家的疑虑,阙兴国和村干部带头将家里的地拿出来入股合作社,同时以真金白银鼓励村民积极加入:支付土地流转租金的同时,还雇村民从事除草、施肥、修枝等管护工作,增加务工收入。第一年就成功说服123户村民拿出300多亩地种上仙桃李。2016年初次挂果,卖到了20元一斤,入股村民领到红利,一亩地分到400元。

“阿尔帕里”信息分析中心副主任纳塔利娅·米利恰科娃说:“受疫情影响,支持经济和社会领域的公共开支增加导致政府债务增加。而同时,公司债务增加的原因是它们现在需要资金来维持经营,并为以前的贷款再融资。”

他们的到来,让乌牛村面貌一新:无人驾驶“单轨列车”穿梭于田间地头运送鲜果,LED光波变频一体化杀虫灯轻松捕杀害虫,智能果园多功能管理系统控制滴灌、微喷管道,可实现果树所需水、肥、农药的自动化配比……

A市场公司分析部主任阿尔乔姆·杰耶夫说:“过去几年,发达国家不得不每年借更多的钱来维持世界经济增长速度。现在,为了使全球经济摆脱衰退,必须把贷款增加到更庞大的规模。现在的情况越来越像典型的金融金字塔,它迟早会崩溃。”

截至2020年4月初,发达国家的债务总额是发展中国家的两倍多。在发达国家中,美国、日本和欧元区国家的债务负担最重。

全球债务指所有国家的民众、公司、金融机构和政府所欠债务的总和。国际金融协会估计,2019年这一数字增加了近10万亿美元,达到255万亿美元。

尝到了甜头,见到了实效,越来越多的村民主动要求入股。2017年,阙兴国顺势推动“三变”改革,乌牛村3000亩土地变资产,300万元资金变股金,参股农民变成股东,每年净利润的50%分红给村民,10%作为村集体收入。

阙兴国拨通了其中一个年轻人杨大可的电话,得知6名年轻人也正在物色创业基地。乌牛村“三变”改革已经完成,产业基础条件好、交通便利……双方一拍即合。2018年,6名年轻人在乌牛村成立聚牛兴农业发展公司,接管合作社3000多亩土地,以资本、技术、品牌、市场与村集体经济组织开展合作。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可持续发展领域研究主管埃姆雷·蒂夫蒂克说,如果疫情持续蔓延、防控措施继续实行,那么2020年全球债务可能因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债务急剧增加而超过275万亿美元。

“产业发展不能仅靠蛮干,各个环节都要有专业的人才行。”独自坐在果园里反思的阙兴国,想起自己参加过的一场乡村振兴报告团宣讲会,报告团里6名年轻人各有所长,“不如向他们请教请教!”

2018年夏天,仙桃李迎来采摘期,由于采摘人员短缺、冷库建设容量不够、销售渠道不畅等问题,30万斤仙桃李只卖出去12万斤。

基里延科推测,到2020年底,全球债务总额可能达到全球经济规模的350%。这位专家表示,这种情况或导致疫情后经济发展缓慢。

埃克森特公司管理合伙人阿列克谢·基里延科解释说:“早在疫情暴发前,由于经济增长缓慢和长期预算赤字,世界各国央行就已降低了关键利率,并将其保持在最低水平。公司和家庭利用这种宽松的信贷政策增加借贷。新债务确保了商业活力增强。”

疫情影响下,全球债务明显加速增长。今年第一季度结束时,这一数字已增至258万亿美元,达到全球经济规模的3倍还多。

“三变”改革推动下,乌牛村仙桃李产量很快达到30万斤,发展势头不错。但是,新问题也接踵而至。

今年春天,一些发达国家的央行推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它们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增加对本国经济的货币供应量,弥补企业和消费者的收入损失。基里延科认为,这些央行的政策将导致各国债务进一步增加。

找准了发展项目,说干就干。2013年,阙兴国成立渝北区乌牛农业股份合作社,准备大规模流转土地,发展集体经济。但要说服村民把土地流转出来没有那么容易。树能结果吗?挂果至少要3年,这期间没有收益怎么办?不少村民顾虑重重。

如今,“空壳村”变产业村,家家有事干,户户有钱赚,多位“90后”“00后”被吸引回村发展。面向未来,乌牛村有新打算:打造田园综合体,发展乡村旅游,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让乡村旅游活起来,青山绿水留下来,农民腰包鼓起来,集体经济壮大起来。(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华林 吴陆牧)

阙兴国意识到,要振兴乌牛村,必须得有产业,“地还是得种,但要换个种法,靠种水稻、玉米挣不了几个钱,得改种效益高的经济作物”。他们选中了仙桃李,这种李子个大、味甜、品相好,很受市场欢迎。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