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圈第一波招聘5天我们收了600份简历

阳春三月,招兵买马,VC/PE圈的招聘也开始了。

“就发了一篇文,没做别的推广,5天时间收到了600封简历,男性居多。” 北京一家人民币VC机构投资人介绍。虽然受到疫情的冲击,但创投机构该做的工作还是不能停下来。

一些学生和老师的网络环境较差。斗鱼直播依据老师开课直播的网络条件、直播间学生人数,实时控制直播间清晰度选项,保证每个老师、学生都可以依据自己的终端设备、网络条件来获得个性化的无卡顿音、视频服务。同时,斗鱼直播运用强大的页面懒加载、预加载、梯队控制等技术,帮学生实现页面秒开。学生们能够快速打开网站听课,极大的提升了学习体验。

过去几年,消费投资的火热程度居高不下。这个相对低门槛的风口,带来的是投资人的扎堆进入,因此并不缺人,即便聚焦于此的基金也有了足够的人才储备。

事实上,市场上只有那1%的头部机构保持着周期性的招人计划,对于大多数的中小型基金来说,招人并非周期性固定的事情,要根据人员流动的具体情况来设定。

这个圈子正愈发魔幻而现实。一位财务高材生出身的张姓投资人朋友,做了几年投后管理后,跳到了一家国企的直投部,遗憾的是两年多时间出手的机会并不多,耗费青春心生倦意。

“今年初校招确实受影响推迟了,但我们已经启动了科技投资方向的社会招聘,培养应届人才的习惯也不会变的。”青松基金方面介绍。这家知名早期投资机构在去年12月完成了旗下首支科技主题基金的募集,此次招聘也以科技方向为主。

赵珺延的妈妈也因为开学延期而更改了机票时间,希望孩子在雅加达多待一段时间,2月10号后再回国。

虽然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创投圈的步伐,但对于关注长线的VC/PE来说,该做的工作还是不能停下来。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疫情难挡机构开工步伐,今年2月VC/PE的投资金额已然出现了小幅上升,共发生145起投资案例,总投资金额为201.98亿元人民币。

自疫情以来,斗鱼利用平台优势、流量优势,积极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斗鱼开设“在线教育”频道,为教育机构、学校开通绿色通道,帮助他们快速入驻平台,开设网课。最近,斗鱼在线教育板块每天最多增加3000多个直播间,直播间活跃开播量环比增长7倍。

投资界注意到,自年初至今,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高捷资本、倚锋资本、金茂投资等不少创投机构,早已开始了招聘工作。

医健背景吃香,S基金人才稀缺

收购的口罩整装待发时,他们碰到了难题:因为运费极其昂贵,最好是有人坐飞机带回国内,但面对此时疫情形势严峻的中国,当地无人愿意担此重任。

赵珺延和家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们只是做了作为普通中国人应该做的事。”

新黄浦实验学校老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赵珺延是该校八(2)班的班长,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平时乐于助人,很受小伙伴们的信赖,他一直以来都勇敢有担当,这一次只身从海外“人肉”背回口罩,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非常时期,15岁上海好少年上演了一出“千里走单骑”,大智大勇的故事成为了学校进行责任教育的好素材,学校已将赵珺延的事迹在同学中进行了传播,希望更多的同学以他为榜样,心系祖国,勇于担当。

北京一家VC机构的投资经理唐国(化名)正打算离职。他所在的机构还在强撑着,为的是募下一期。而为了保证团队的完整性,合伙人不得不去招“便宜些”的人来维持运转,“走了两个人,至少招一个回来。” 事情就此进入了一个循环——募到钱的机构扩张招人,没募到钱的机构减员、降薪应对,导致投资经理出走找工作,机构再招新的人……

针对此次疫情的特殊情况,斗鱼技术团队也研发出不同功能,以满足学生们不同场景的使用。比如,疫情期间,很多老师和学生不便使用电脑。斗鱼直播帮助老师搭建专属课堂,老师使用手机号可一键注册登陆。开课后,老师将直播间链接分享到微信、QQ等社交渠道,学生们可以用手机、电脑、iPad等多终端学习。

减员、降薪,一个魔幻的围城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眼下的VC/PE圈,与招聘忙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减员降薪。

“据我所知,减员的机构并不少。” 上海一位VC机构投资人的所言,和一些猎头反馈的现状相吻合。投资并非一个旱涝保守的行业,大环境的影响下,如果募不到资,想要保存现有实力,只能减员降薪。

舅舅游和洲有些迟疑,当时国内疫情形势日益加重,开学也延期了,此前自己因为忙于搜集口罩,还没空带外甥游玩。

澎湃新闻记者 李菁 韩晓蓉

2月4日早上7点,赵珺延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过海关的时候,腼腆的他找到几个好心人帮他一起出了关。本来他打算守着行李箱,然后给快递公司打个电话,快递员会来直接把货物拉走。可是工作人员告诉他,要自己把货物拉到机场的预定集合地。他立刻取出手机查定位,距离目的地有500多米。

还有一个有趣的变化,今年S基金相关人才的招聘也多了起来。在各大招聘网站,私募股权二级市场的工作机会大量涌现,包括财富管理平台、美元基金、人民币基金等等,除了高级投资经理,职位还多集中在VP甚至MD层级。去年底募完100亿元S基金的深创投正在招募S基金的管理人,全面负责二手份额的开发、尽调、投资、投后以及投资人关系。

出手机会减少,对于那些中小基金的投资经理而言,这意味着基本工资少了,奖金也没有了,更重要的是无法得到投资的历练。

1月18日,赵珺延从上海坐飞机飞往雅加达,打算开始他的寒假之旅。然而到达当地没有几天,就传来国内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也影响到了他们的家乡温州苍南。

纵观今年的VC/PE招聘,可以发现一个显著的现象——技术类、医疗医药类投资人的招聘需求持续上升。

赵珺延第一时间联系了快递速运,2小时后,这批物资终于奔向了家乡苍南。

“我准备告别VC圈”

面对着5个大箱子,赵珺延很为难……最后,他找来两辆推车,将5个箱子搬上了车,一鼓作气推起了两辆推车,可是总有一个箱子不听话,不停地往下掉。他只能推一辆走一段,再回去推另一辆……就这样,500多米的路程足足走了半个小时,5个行李箱终于成功搬运到了机场外围。

主动请缨担任“口罩搬运工”

这并非夸张。在投资界此前的采访中,多位投资经理坦承了自己的担忧:被投企业大多受到疫情的影响,合伙人将重心放在投后,下面的人出手新项目基本无望了,搞不好还要裁掉一些投资端的人手。

2月10日,松禾资本在复工第一天,发布了一则招聘信息,发力招聘一批专业医疗健康背景的投资人,职位涵盖从投资总监到合伙人。“此次疫情,暴露出新冠病毒检测能力、治疗技术等方面的不足,松禾更加感受到科技创新的迫切。”这则“呼唤专业医健投资人”求贤贴如是写着。

北京一家小型VC机构合伙人金源(化名)说,他们为了目前在招聘的5个岗位,陆陆续续面试了七八十人,但符合标准的只有二三十,这些人的薪资要求又比较高,最后忍痛放弃。

金源感叹,“现在找工作最难的就是前几年入行的那一批人,投资做了四五年,没有自己的代表案例,没有自己的投资理念输出,没有系统扎实的行业研究,一开口就说跟哪些圈子熟,认识某某大佬。”

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5天收600份简历,大机构抢人

带回五个行李箱1.5万只口罩

不过,风投行业门槛十分高,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并非易事。“我去年底在60份简历里筛出了15个左右聊了聊,又在这里面推荐了5名给合伙人,评估下来没有特别合适的。”张烨秋介绍。目前他们的招聘仍在继续,只是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很难去进行后面的操作。

如今,第一波出差的投资经理已经在路上。一家VC机构合伙人透露,过去两周已经在办公室看项目,戴着口罩和一批批创业者聊着项目。

作为一名旅居海外的华侨,游和洲心系祖国和家乡,为在第一时间抢购口罩,他放下原本的外贸生意,组织员工以最快的速度紧急搜集苏门答腊岛、爪哇岛、苏拉威西岛、加里曼丹岛等岛内的医用口罩,1月23日起,仅用两天时间,就收购了2万多只口罩,准备捐给家乡的温州市苍南县人民医院。

为了将尽可能多的口罩运送回国, 赵珺延撕去口罩包装以减少占用空间,1.5万只口罩被硬生生地挤入5个24寸行李箱。5个行李箱是他所能承受的最大运输力量。

自疫情爆发后,生物医药企业更受追捧,对于这一类标的的选择,往往需要更加专业的投资人,VC/PE机构的招聘选择也从以金融专业为主,继而转向技术型、专业型人才。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从年初起,包括达晨财智、源码资本、BAI、东方富海、梅花创投、火山石资本、CCV创世伙伴、青松基金、英诺天使、金茂投资等在内的大批创投机构纷纷加入招聘大军,而红杉资本、IDG资本等头部机构的周期性校招始终在节奏中。

1月份放寒假了,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工作和生活的舅舅游和洲,邀请赵珺延去当地度假。

相反,一些过热赛道的工作机会并不多。北京一家VC机构PR李易(化名)在帮做投资的朋友留意工作机会:“反正从去年起工作都不太好找,特别是消费类投资人一般都不怎么招了,因为前两年是大风口,门槛又低,好在年初还是又看到有一些岗位空缺。”

如今,他正准备告别VC/PE圈,“已经跟一家独角兽企业聊过几次了,CEO很欣赏我的背景,如无意外五一之后就会离开这个行业”。

妈妈游小敏被儿子打动了,虽然有些担心,但更多的是对小小男子汉的信任,2月2日印尼政府发布通知2月5日12点开始关闭中国往返的所有航班,时间紧急,游小敏赶紧帮儿子抢回国机票,终于抢到了一张2月3日23点的机票,事后才知道,这已是目前印尼飞往中国的最后一架航班。

在舅舅的帮助下,赵珺延托运了这5个24寸行李箱,独自一人踏上返乡的航班。

“空中课堂”全天共500-600节课,上午统一直播授课,下午实行个性化教学。这些课程涵盖了一年级到初中的各门学科,基本满足武汉中小学生学习需求。

正一筹莫展之际,赵珺延提出:“舅舅,让我来吧。我坐飞机运回中国去。”

很多招聘是从去年底延续至今。众海投资2019年完成了一期基金的募资,正备足马力扫一圈市场上的项目。投资副总裁张烨秋介绍,“我们去年募资完后,针对现在的基金管理规模,势必需要扩张人手来把钱投完,所以从去年底就开始招聘了。”

这场疫情的冲击不可小觑。易凯资本创始人兼CEO王冉给了一个悲观预测:如果疫情防控非常不顺利的话,那影响的就不只是上半年而是全年了,一些投资机构全年开天窗也是很有可能的。

张烨秋坦言,投资机构往往会在在两种情况下启动招聘:第一,有新基金,人均管理规模增加,现有劳动力可能不够,需要扩招人手;第二,通常与基金内部的管理文化有关,过强的压力也许会导致主动离职的情况,需要补充人手。

针对高流量的访问,斗鱼直播作为国内专业的直播平台,为空中课堂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保障,确保了视频播放时不卡顿、不掉线,画面清晰、流畅。同时,斗鱼为保证线上课程稳定运行,组织运营、研发、客服等关键岗位工作人员,以远程办公的方式,随时响应 “空中课堂”系统的需求。

春回万物生,VC/PE圈开年的第一波招聘来了。不过疫情之下,这波招聘与减员降薪同时在VC/PE圈上演着,残酷而真实。

经历这么多面试下来,金源发现一个共同点——大多数在2015-2016年那一波热潮入行的人,能力与职位匹配度都并不相符,干了不到几年,掏出的名片动辄“副总裁”“总裁”。“那时候,一些小机构招人对职位相关性和专业性的要求没那么高,但现在,我们都更偏向于专业性和行业背景,你有没有漂亮的投资案例很关键。”

虽然受到疫情的冲击,但VC/PE圈2020第一波招聘潮还是来了。

更现实的是,“有LP资源优先”正成为一些VC机构招聘的隐形门槛。在募资难的背景下, LP资源成为一些创投机构在招聘条件里不便明言,却又彼此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在一些基金内部,由LP介绍来的投资经理不在少数,更为有趣的是,一些投资经理原本就是“带资进组”,既是员工,又能找来LP。

赵珺延和妈妈通话:“我已经是中学生了,我是中国人,这个困难时刻,尽我所能为国家出力,为家乡做点事,义不容辞。”

现在VC/PE圈找工作最难的是这一批人。

赵珺延从印尼收集的口罩。 本文图片均为上海黄浦区供图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青松基金,就是行业内为数不多以招聘应届生为主的机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苏蔚介绍,应届生锻炼1-2年可成为独当一面的专业投资人,佼佼者有望在3年内升至VP,在5年内升至MD。

You may also like :